首页 »

加拿大媒体撰文批南海仲裁荒谬结论

2019/8/14 6:39:45

加拿大媒体撰文批南海仲裁荒谬结论

对于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7月12日作出非法无效的所谓最终裁决,加拿大自由新闻社一周后在其官网上发表评论文章,批驳南海仲裁案最终裁决。这篇评论文章名为《临时仲裁庭罔顾法理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临时仲裁庭的决定没有传统法律意义上的执行效力》,作者为加拿大自由新闻社驻联合国记者约瑟夫·克雷恩。

 

文章指出,有利于菲律宾的最终裁决来自于本身的司法错误。仲裁庭对这一案件本应有的裁决,消失在对法律和事实的荒谬假设中​​。中国在成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缔约国之时,明确表示根据国际法惯例,保留其之前对南中国海半封闭水域划定区域内陆地和海上的领土权。近70年以前——在二战日本投降后,对中国重新控制这些岛屿的主张,美国或新独立的菲律宾从没有表示过任何明显的异议——中国当时发布的地图上描出的线段包含南中国海的水域和岛屿等,和相关历史性领土领海权的主张相一致。

 

文章强调,南中国海发现勘探到大量石油和天然气,是在上述这一过程发生之后二十多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此后重新出版的地图在原有基础上稍作修改,用“九段线”继续加强对相关主权的主张。而菲律宾试图改变那些陆地和海域的事实,可以这么说,是为给抢占1970年代在这一地区发现的丰富石油天然气资源提供正当性。

 

文章指出临时仲裁庭的错误在于,认为中国在南海的行动无非是行使“公海”上的自由权利,而没有任何特殊历史性权利。事实上,中国是唯一一个对南海整体具有长期、连续性实际控制的国家,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46(B)章节的定义,这使得其构成单一群岛,并包括那些南海半封闭海域的相关组成部分。

 

文章强调,仲裁庭的接下来的表述加剧了这一严重错误与荒谬结论。它声称,因为“没有证据表明,中国对南海水域具有历史性的主导控制,或阻止其他国家利用其中的资源”,所以中国的历史性主权主张和“九段线”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换句话说,法庭实际上意思就是,中国决定不采取单方面行动阻止其他国家从南海及其资源中渔利,从而达到“排他性控制”的目的,意味着中国自动放弃任何主权主张。如此奇怪的结论势必导致相关邻国之间紧张局势升级,这完全违背了《联合国宪章》阐明的两个核心目标——促进“国家之间的友好关系”和“国际合作”。

 

文章最后指出,临时仲裁庭的裁决不具有传统法律意义上的强制执行效力,其分量完全取决裁决背后的道德力量,以及对各方达成外交层面解决途径可能施加的影响。不幸的是,在这种情况下,这次仲裁不负责任地给出“赢者通吃”的结果,可能只会进一步使得外交解决途径遥不可及。

 

此前,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克雷恩认为,当多边条约的一个缔约方试图利用条约中模糊之处谋取超越条约范围的利益时,此举将危害多边条约的法律和道义基础。《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所包含的强制仲裁条款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缔约国企图中断外交和谈判的正常和直接渠道,将有利于他们的领土争端解决方案强加给对方。尽管中国反对,认为争端涉及的问题在临时仲裁庭的权力之外,菲律宾还是提出强制仲裁,而临时仲裁庭则试图将其意志强加于领土争端中不同意仲裁的另一方。克雷恩认为,美国不是《公约》缔约国,可即便没有加入《公约》,美国政府也支持菲律宾提起的强制仲裁。美国的外交政策决策者应当注意:一个合法性甚至都得不到认同的国际仲裁机构,在国际法的外衣下做出“过度”的裁决,值得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