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他自称草根律师代表,紧紧盯住了“违法建筑”、“无证摊贩”...

2019/9/23 10:12:51

他自称草根律师代表,紧紧盯住了“违法建筑”、“无证摊贩”...

当选市人大代表时,金永红曾用了八个字形容自己的心情,“信任所至,诚惶诚恐!”

 

两届代表做下来,他没有辜负这份信任和重托。在人大活动现场,屡屡见到他的履职身影。他是“市民与法—人大代表说法系列”的主讲律师,不厌其烦地与社区居民分享法律知识,解答市民疑惑。他是市人大食品安全执法检查的积极参与者,不止一次地听到他掷地有声的呼吁,将“舌尖上的安全”追问到底。

 

“我是工作在最基层的一名草根律师。”金永红说,他常暗暗自我告诫,“草根”本是平民百姓的代名词,对当好代表,也许不是短处是长处,只要草根不离开阳光和大地,一定能绽绿开花。

 

 

追踪违法建筑,下社区与市民聊法

 

“没有最牛只有更牛的违法建筑,各地层出不穷,上海也不例外。”浦东新区康桥镇,金永红在为居民做关于《上海市住宅物业管理条例》的普及宣讲,他特别提到了物业管理中的违法建筑现象。

 

这是市人大常委会与市律师协会多年来联合举办的法制讲座活动——“市民与法—人大代表说法系列”。这个讲座围绕社区和居民生活密切相关的物业管理、婚姻家庭、劳动争议等热点领域和话题,结合主讲律师办案实践中接触的具体案例,给居民作深入浅出的讲解。

 

金永红是主讲律师之一,每次下社区前,他都会做足功课。在前几次的宣讲中,居民对物业管理中违法建筑现象的反映相当强烈。

 

“所以,我认为有必要在宣讲时融入违法建筑治理的内容。我也意识到,这一讲题如果仅把法规条文逐一解读,那肯定会显得枯燥空洞,成了‘曲高和寡’的法律培训。”为此,他事先走访了康桥镇拆违办的负责人,了解康桥镇拆违工作的概况和拆违面临的难点。之后,他又与该镇拆违工作一线人员交流,请他们介绍与被拆户面对面“交锋”时遇到的各类法律问题及困惑。他还召开了村居委会和居民座谈会,和居民们一起探讨身边发生的违法搭建事例,分析其形成的原因和破解方法。

 

“走基层中,我亲眼目睹了违法搭建大量存在的情形,也读懂了老百姓心中的不满甚至愤怒。别墅区内的随意改、搭建,甚至利用公共用地挖塘养鱼栽荷等,更是触动了我的是非观。”金永红说,通过走访和座谈,他获取了大量事例生动、内容丰富的第一手素材,再加上律师实务中积累的真实案例和对法规条文的专业理解,“我对讲好课题成竹在胸。”

 

那次讲座果然很成功,他打破了法规本身的体例框架,穿插法规条文解读和案例剖析,讲解生动活泼,给居民留下深刻印象。

 

讲座之后,金永红并没有停止对“违法建筑”的追问之旅。当他看到新闻媒体对高档别墅区违章搭建屡禁不止现象的连续报道后,随即向市人大常委会提交了《关于启动拆除违法建筑工作专题询问程序》的书面意见,建议市人大常委会对相关职能部门就本市拆违工作启动专门程序,进行专题询问。

 

“讲座要上架天线,下接地气。”金永红说,人大代表说法系列讲座,是他作为律师代表履职的最好平台,这不仅使自己增加了关注民情、倾听民声的机会,而且也能走进百姓宣讲法律、答疑解惑。

 

连续三年关注“无证摊贩”议题

 

6月16日,市人大食品安全执法检查正式启动。启动会上,参与执法检查的几位代表也来到了现场。金永红也是其中之一。

 

这并不意外。食品安全法执法检查是市人大每年安排的重头戏。过去3年来,金永红每年都会参与食品安全专项监督,无论是明察还是暗访,他总在现场。

 

在江杨农产品批发市场,他曾对检测程序提出质疑。“整个检测设施设备蛮正规的,但为什么是送检,而不是抽检?”

 

对食品安全的追问中,他尤其关心无证摊贩的议题。

 

“流动摊贩,游离于灰色地带,灭也灭不掉,第一就是‘刚需’,既是就业的需要,也是消费的需要。”在2015年的食品安全执法检查中,金永红提出,无证无照经营的食品安全监管模式,到了“换思路、换脑子”的时候。去年,他参与食品安全专项监督“回头看”:申城对无证无照流动摊贩的管理,正在换思路——一个重要表现是,不少区相继设置了定时定点的早餐点。“但这些‘点’,还需要好好‘补短板’。”他直言,“这些点的设置,‘量’还是不够,还不能满足市民需求;另外,基础设施也不够用。”金永红说。

 

在与职能部门面对面交流的座谈会上,他直言不讳,“事实上,消费者只关心“本源问题”。过高的“证照门槛”,只能让大量无证无照经营'破罐子破摔'”。他认为,有条件、有限度地降低门槛,合法经营不再遥不可及,经营者也才有动力取得合法身份,合法经营成为“多数”,食品安全才更有保障。”他的这些建议被有关部门采纳。

 

随着无证餐饮“横行”网上,他的关注视角又集中到了网络订餐。“黑暗料理”身披“马甲”借网络订餐平台“洗白”等事件频频发生,“从本质上来说,和线下实体餐饮门店并无区别,对其监管也理应与线下餐饮企业一样,要求其取得合法经营资质并亮证亮照告知消费者,对待新型的市场模式,我们也应该采取新型的监管模式。”

而让他欣喜的是,今年市人代会上通过的《上海市食品安全条例》,不仅对网络订餐作出专项规定,还从保障食品安全和满足市民日常饮食需求相结合出发,对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符合条件的小餐饮企业规定可在各街道给予备案。

 

“这说明,我们的追问没有白费功夫。”

 

珍惜每一次履职的机会

 

“公交优惠年龄从70岁改为65岁有没有可能?公共交通出行的人流量与年龄结构是怎样的?我们还有哪些与决策相关的信息没有厘清?”2015年6月,市人大常委会对于贯彻实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情况的专题询问,市人大代表金永红就老年人公交优惠向职能部门连连发问。他说,这些想法都是在做电台节目嘉宾时收集的民意。

 

主席台下,8个部门一字排开,5个部门在列席区就坐,他们的角色是“应询”;作为列席会议的市人大代表,金永红和常委会组成人员一起参与专题询问,这样的机会在代表们中并不多见。从“旁观者”到“参与者”,金永红感触颇深,“人大代表参加提问,可以原汁原味传递社会关切,这一改进看似微小,背后深意却不小,说明人大重视代表所反馈的民意,创造条件为他们搭建与政府面对面沟通的平台,而诸如此类的平台越来越多。”

 

在金永红看来,他这一番提问,在意的并非问题本身,而在于与政府部门沟通的互动。“对公交出行优惠无论采用哪种方式,政府的配套政策都应及时出台,而不是久拖不决。有不少市民提出,这项工作确有难度,需要给予政府理解,但政府也应当让市民了解决策的过程。”他说,了解决策过程才能理解政策,即便政策并不适合在上海落地,市民也想知道为什么。

 

“所以,我很感谢上海人大为我们代表搭建的这些沟通平台,也很珍惜这样的机会。”金永红说,当年在求解轨交是否要延长运营时间这一问题时,有关部门曾请代表在轨交运营结束之后去调研地铁保养工作。金永红也参加了那次探访。

 

他记得,虽然已近凌晨1时,9号线九亭基地和中春站—七宝站的隧道内却热火朝天。300多位作业人员在隧道底部实施注浆作业。金永红和其他几位代表围着工作人员追问,了解钻孔、安装球阀、注浆等具体细节,他们了解到,夜间停运留给隧道结构养护维修的时间只有3小时。

 

如今上海地铁已经实现延长运营时间,“市民很关心政府的决策过程,作为代表,我们就要发挥好桥梁纽带作用,上情下达,传递民意,为百姓参政议政当好代言人。”

 

题图来源:东方网 图片编辑:徐佳敏